潮汐

摸鱼。小樱花虽然好看但是颗粒……(欲言又止)
画得开心才最重要了:D

自己画的线稿,哭着也要画完(手动再见

饱和度和锐度真的是好东西,调一下就好看了很多。

难得近距离看到爬山虎,依旧觉得很好看。

大概是……小短篇?

  弟弟的葬礼在肃穆中进行,一切有条不紊。墓碑上的他,笑得幸福极了,正如一朵准备绽放的鲜花。一朵黑白的花,永远不会开了。
  多年以后,我回忆起这张遗像,已经落灰的黑色心脏,依然会微微刺痛。不同于撕心裂肺的痛,那种感觉,如同糜烂。
  参加葬礼的有爸爸妈妈,穿着黑衣服的男人,穿着黑衣服的女人,一张张陌生的脸孔,他们不一而同地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,令我心惊胆战。所以我逃开了,葬礼一开始我就跑出来,悄悄地坐到车里,把自己缩在座位上。
  车窗外是清新的雨后山景,能清楚地看到水洼里游动的蝌蚪。
  这是个没有弟弟的世界,徒留凶手。
  

日常摸鱼,最近迷上这货了,让刺客有来无回